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曝光台

呷哺呷哺一池水涮500套餐具 消毒柜不插电

2013-12-06 00:12:40 来源: 法制晚报  作者:
摘要:洗碗工将盘子从清洗池中捞出堆成一叠 已经浑浊得看不见池底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这些盘子被通过窗口递进码盘室直接使用 未经消毒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或者地上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当清洗池内的白沫和菜叶太多时傧赐牍突峤沫子往旁边的消毒池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吃小涮锅是冬日里的一大乐事,自称“卫生清洁第一”

浑水清洗洗碗工将盘子从清洗池中捞出堆成一叠俅耸鼻逑闯刂械乃已经浑浊得看不见池底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洗碗工将盘子从清洗池中捞出堆成一叠 已经浑浊得看不见池底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这些盘子被通过窗口递进码盘室直接使用 未经消毒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佴

这些盘子被通过窗口递进码盘室直接使用 未经消毒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或者地上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或者地上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当清洗池内的白沫和菜叶太多时傧赐牍突峤沫子往旁边的消毒池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当清洗池内的白沫和菜叶太多时傧赐牍突峤沫子往旁边的消毒池撇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吃小涮锅是冬日里的一大乐事,自称“卫生清洁第一”、后厨操作间流程透明的连锁火锅店呷哺呷哺,是不少市民的首选。

但《法制晚报》记者近日暗访呷哺呷哺焦王庄店发现,在顾客看不到的地方,餐具清洗消毒过程被简化。操作间内清洗池一池水涮出五百多个餐具,消毒池和冲洗池一直闲置不用,餐具没有经过消毒过程便装盘使用。

质疑

顾客反映餐具不干净 记者进店暗访

近日,市民王小姐在呷哺呷哺店内就餐时,发现放小料的小碗和放菜品的盘子摸上去有些油乎乎,“呷哺呷哺对外宣传时称自己有严格的卫生标准,怎么碗都没洗干净?”王小姐怀疑呷哺呷哺是“说一套做一套”。

为了查看餐具的清洗流程,从11月14日至12月2日,《法制晚报》记者在通州区潞苑南大街的呷哺呷哺焦王庄店多次暗访。

洗碗间内共有两名洗碗工,女洗碗工为全职,男洗碗工为兼职。店内无任何人员对洗碗工进行培训,操作间内也没有张贴清洗流程。

洗碗工们只是将顾客用过的餐具从窗口拿进来,剩汤剩水倒进泔水桶清渣后,将锅、碗、勺和大小盘子分类、洗涤、清洗,最后摆进不锈钢橱柜或者直接从侧面小窗口递进码盘室装盘。

暗访·清洗

高峰期清洗简化 放入两三秒直接捞出

记者进入该店后厨,看见洗碗间内共有四个池子,按照操作顺序分别是洗涤池、清洗池、消毒池和冲洗池。

但在实际操作中,洗碗工只是给洗涤池里的餐具抹上洗洁精,并扔进清洗池,另一人负责清洗并捞出摆放。洗碗过程只使用洗涤池和清洗池,消毒池和冲洗池根本没用。

从窗口拿进来的餐具,例如小料碗内部都有黏稠的麻酱小料,但抹洗洁精时,洗碗工经常用布一抹一圈便将餐具丢进清洗池,有时只抹碗内侧。

清洗时,洗碗工仅探手将刚放入清洗池的餐具捞出,分类摆放在池沿,并无冲刷的动作。餐具攒够一摞码进池子上面的碗柜,放不下的时候就直接递进码盘室。无论放进碗柜还是进入码盘室的餐具都意味着已清洗完毕,可直接使用。

在非高峰期时,洗碗工还会将餐具浸在水里晃动两下。但在每天中午12时和晚上6时左右的高峰期,这些餐具就被直接捞出,从放入到捞出最快只用两三秒。

记者还发现,洗碗工在上班前并不会被要求洗手,无论处理垃圾还是洗碗都戴着同一双橡胶手套。

500多餐具共用一池水 洗完还带着油花儿

每次暗访期间,《法制晚报》记者都发现清洗池内的水至少要洗百余个餐具才换水。

以11月27日为例,晚8时30分许,记者看到洗碗工先是将清洗池中放满水。清洗池长宽均约50厘米,深度约到小臂,水龙头开到最大时,不到两分钟就可将池子蓄满水。

一池清水在涮过二十个碗后,上面便浮有一层洗洁精的白色沫子。但当被问到是否要换水时,洗碗工瞟了一眼清洗池摇摇头,说先不用换,刷完这批再说。

当第四十个碗扔进去的时候,因为水变浑浊,已经看不到水池底了,查看有没有捞干净,洗碗工需要将整个小臂伸到里面摸个来回。

“抓紧时间,不然洗不完了。”洗碗工催促同伴,速度也变得更快,不顾从池子里捞出的盘子侧面还带着黄色的油花儿。

白沫实在太多时,洗碗工就将白沫撇出,再放点水进来。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这一池水在涮了150多个碗、370多个盘子和35个锅后,才被换掉。最后清洗池内水的颜色呈棕黄色,池面上飘着菜叶,泛着油光。

每捞上来一摞盘子,洗碗工就从侧面的窗口递进码盘室。

清洗池距离侧面窗口有六七步的距离,这其间盘子仍不断往下淌水和白沫,为防止地滑摔倒,洗碗工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而四个池子中本应是最后一个环节的冲洗池,则一直闲置。

暗访·消毒

消毒池大多闲置 偶尔放水防检查

除此之外,消毒环节也被省略。11月14日、15日、19日晚高峰时间,《法制晚报》记者看到消毒池一直是空的,餐具从清洗池捞出到再次使用,未经过任何消毒措施。

洗碗工向记者透露,上面检查时才用一下消毒池和冲洗池。但有时消毒池也会特意加上一些水,为的是怕上面领导抽查时,来不及再放水。

“把沫子往那边撇。”11月27日晚8点,洗碗工看到清洗池内的脏水快要溢出时,甚至让同伴将水面一层白沫先撇到旁边挨着的消毒池里。

其实消毒片平时就放在消毒池上边的格子里,一伸手就能够到,但即便为应付检查放水时,消毒池内也没有放入消毒片。

“洗完一涮就可以了,不用消毒。”洗碗工说,餐具清洗量大,加上消毒片的味道刺鼻,洗好后不需要再放到消毒池消毒。

消毒柜不插电 里面盘子从来没动过

该店在洗碗间的进口处设有一台消毒柜,里面整齐摆放着几列盘子,但并未接通电源,柜子顶上摸上去已有积灰。

11月27日,洗碗工询问洗碗餐具是否还需消毒柜消毒时,后厨经理表示,“不用,咱们到时候统一安排,不必每天都消毒。”

但从11月14日至12月2日,记者发现消毒柜里的盘子摆放的状态一直保持不变,洗碗工们也从未将餐具放进消毒柜。

与上述操作相对比,店内服务员用餐时都会使用店内的锅碗,但使用前都特意用开水冲洗一遍,或者自备碗筷。

员工讲述

工作量大吃不消 不想加班才赶工

为何清洗消毒过程被“简化”?兼职的洗碗工告诉记者,他已经快50岁了,白天上一整天班,晚上来这里继续加班五六个小时,连跟人聊天都没有精神。

每天必须刷完多少碗,店内虽然没有细致的规定,但洗碗工们心里明白,刷不完的碗是不可能堆在后厨留到第二天的,“刷不完咋能走。”

全职的洗碗工告诉记者,她每天不仅要刷完所有餐具,还要根据后厨经理的要求,在打烊前擦拭厨房墙壁和每个橱柜,而这些基本都在10点半前完成,不然就要加班。

“刚刷三天我就受不了了。”前区的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他刚到呷哺呷哺时被安排到后厨洗碗,但每天的工作量让他根本吃不消,所以自己才主动要求当服务员。

律师说法

未消毒违反相关规定

今天上午,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郭海燕律师表示,《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应当按照要求对餐具、饮具进行清洗、消毒,并在专用保洁设施内备用,不得使用未经清洗和消毒的餐具、饮具;购置、使用集中消毒企业供应的餐具、饮具,应当查验其经营资质,索取消毒合格凭证。”

按照国家颁布的食(饮)具消毒卫生标准 ,餐饮具使用前,必须经清洗消毒。物理法消毒餐饮具(包括蒸汽、煮沸等热消毒):食(饮)具必须表面光洁、无油渍、无水渍、无异味。化学法(药物)消毒餐饮具:食(饮)具表面必须无泡沫、无洗消剂的味道,无不溶性附着物。

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条、第八条,火锅店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隐瞒所提供的餐具卫生的真实情况。

针对火锅店的上述行为,消费者可以向县级以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检举,由监督管理部门对其采取责令停业、吊销《餐饮服务许可证》、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措施。

本版文并摄/本报暗访组

友荐云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