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曝光台

人大代表呼吁公立医院给学生堕胎免费

2013-11-27 09:33:29 来源: 北京晨报 作者:徐晶晶 邹乐  作者:
摘要: &

/

出镜代表:卫爱民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缺少性教育、自购堕胎药、小诊所做流产……调查发现,学生做人流越来越常见,尤其是寒暑假过后,往往会出现一个“小高峰”。而不少学生出于“害羞”、“怕家长知道”、“手头不宽裕”等原因,不去正规医院就医,给身心带来严重影响。眼瞅着还有俩月又是寒假了,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卫爱民建议,“公立医院实行学生堕胎免费制,或象征性收取小额治疗费。家长、学校、社会、政府多方出力,关心这些孩子。”他同时呼吁,应禁止各种媒体与大众平台刊发人工流产广告,尤其是那种类似“无痛人流、不影响学习”等带有宣传意味的广告。

现状

寒暑假是“学生人流月”

有人称寒暑假是“学生人流月”。北京妇产医院计划生育科主任医师陈素文坦言,每年的寒暑期过后,学生流产的确会出现一个明显的“小高峰”,而这一现象在海淀区这样高校比较集中地区的医院尤其突出。

陈素文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妇产医院的人流门诊量,一个月五六百例左右。她一周出三次门诊,两次手术,在最近一次半天手术中,30名患者中就有5个属于22岁以下未婚年轻女性,不少是在校学生。这样的手术一个月做几十例很平常。

已经在计划生育门诊工作10年的她坦言,10年中有两大变化非常明显。首先要求人流手术的患者群体年轻化了,22岁以下年轻患者增多。另外,高危手术增多了,其中,包括近期流产(流产间隔时间短),反复流产(流产次数多),同时也与恋爱低龄化趋势有关,而年龄越小,手术风险就越大。

最小人流患者仅13岁

陈素文在门诊接触到的学生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中学生,其中最小的患者年仅14岁,病房还接诊过13岁的女孩。这些孩子不一定有家长陪同,不少就是同学陪着来的。

谈起那名14岁女孩,陈素文至今记忆尤深。女孩与同班男生发生性行为导致受孕。发现怀孕后,双方瞒着家长,没敢去医院。女生就在药店买了打胎的药,结果没有排出来,而且出现了长达数月的不定期出血。直到孕周大了,已经到了中期,被女方家长发现,才拉着两个孩子来医院做人流,当时情况很危险,由于已经4个月了只能做引产。

看着虚弱地等待手术的女儿,女孩妈妈又愤怒又痛心,不顾医院内男士止步的禁令,这位愤怒的母亲硬是把导致女儿怀孕的男孩子拉到医生面前痛斥了许久。

误区

把无痛人流当做避孕措施

接受人流的未成年学生多半对性知识知之甚少。据陈素文介绍,她接诊过的很多女孩,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已做了三次人流,“反正人流也是无痛的,无所谓。”陈素文说,现在很多年轻人把人流当做避孕措施,平时不避孕,事后紧急避孕药也只是无防护性行为的一种补救措施,吃药不行就来做。

陈素文坦言,作为一名每天工作在一线的计划生育科医生,她认为目前社会对性开放的包容度,强调个人自由的趋势“有点过头”。“胆子大了,但知识没跟上,性教育普及程度不够,女孩子不懂得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

同时,她也指出,所谓无痛流产并不像很多人想象得那么简单。术中疼痛问题可以解决,但术后子宫收缩的疼痛不能解决,还存在常见并发症,例如:多次手术宫腔残留、出血几率会明显增加,还有感染问题,将来造成不孕、胎停孕、子宫内膜损伤等。

夸大宣传所谓“无痛流产”

说起中学生、大学生流产问题,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卫爱民也认为,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社会问题。他曾针对这种现象做过调研,他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中学生害怕被家长、老师等熟人发现,自己又手头不宽裕,往往去不起大医院,而是选择社会上一些营利性医院去做人工流产。有些还去没有资质的乡村小诊所,容易发生危险。一些同学甚至还自己买堕胎药自行堕胎。

此外,卫爱民认为,目前社会上不少不法医院为了招揽生意,夸大宣传所谓的“无痛流产”、“无害流产”,而真正地教学生们正确保护身体的公益广告却少之又少。

友荐云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