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高考

人大教授:“花100万元上人大”大家都听说过

2013-11-29 09:54:21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摘要: &nb

本报讯 在教育部昨天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就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接受调查一事作出回应,强调自主招生的前提是“阳光招生”,确保公平公正。记者注意到,出席这场发布会的人大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王利明中途离场,没有参加后面的记者答问环节。

在回答本报记者对蔡荣生事件的提问时,续梅证实,中国人民大学的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确实正在接受调查,有关部门对这件事高度重视,进一步消息将通过新闻渠道正式发布。“我想强调的是,教育部对于高校反腐工作始终是高度重视,态度坚决,旗帜鲜明,也要求人民大学配合有关部门认真进行核查,如果确实有人有问题,要依法依规进行严肃查处。”她说。

有报道称蔡荣生涉嫌的违法违纪行为发生在人大自主招生环节,续梅对此回应说:“自主招生,教育部一直有明确规定,前提就是进行阳光招生,进行公开公示,要确保公平公正,这是一个大前提,也要求所有参与自主招生的学校要做到这一点。在过程中如果哪个学校出现违纪违规的问题,会进行严肃查处。”

作为首批公布章程的高校,人大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王利明出席了昨天的发布会,受到很多媒体的关注。但是在发布会进行到回答记者提问的环节之前,王利明在介绍了人大章程,并就章程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后就中途离场,没有参加后面的记者答问环节。

昨天,人民大学新闻中心回应称,因为对蔡荣生的调查尚在进行之中,所以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但是学校对反腐倡廉的态度一向非常坚决和鲜明,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如确有人涉及违法乱纪问题,人大将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调查一

10年自主招生伴随“黑幕”传言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于2003年正式启动。10年来,自主招生始终伴随着各种质疑的声音,缺乏有效监督的自主招生是否公平?是否会导致腐败?昨日,随着媒体的各种报道将人大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涉嫌的违法违纪行为指向“自主招生环节”,这些质疑就变得更加尖锐。

艺术特长生招生:评委考生间不拉帘

高校自主招生一般要求考生在某些方面具备突出的能力和特长。例如,超长的创新和实践能力,在文学、艺术、体育等方面有特殊才能以及学科竞赛获奖等。但文学、艺术方面的才能往往很难量化,尤其是在面试环节,考官的主观判断对考生成绩的影响很大,这里面就容易产生一些腐败因素。

多位人大的老师和学生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蔡荣生和人大在招生上的“黑幕”早有耳闻,所以看到他或因招生问题被调查的消息并不惊讶,在蔡荣生被纪检部门调查消息曝光前,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就发表博客称,“两年多前我就认定,中国人民大学的自主招生肯定会出问题。”“100万上人大,大家都听说过。”一位参加过人大艺术特长生考试的学生则说,跟清华等其他学校不同,人大艺术生的考试评委和考生之间是不拉帘子隔开的,也就是说,评委和考生互相都能看见,“很容易有猫腻”,所以开学艺术团训练的时候,老师发现有些艺术生其实水平很差,就会吼他们“你们都是交了多少钱进来的?”

神秘的第三方机构

在调查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北京一所985高校联合国内多所重点高校进行自主招生选拔初试,即笔试。几所高校使用同一套笔试试题,通过笔试的考生再进入各高校自行组织的复试环节。复试通常以面试为主,个别专业还要进行单独的专业笔试。最后各高校分别公布各自的拟认定考生名单,在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上公布。

为确保公平公正公开,该高校还成立了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对考生资格审核、面试、加分认定等环节进行监督。不仅如此,这几所高校还联合聘请了独立于高校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对自主招生的全程进行监督管理。但截至目前,这个第三方机构,以及该高校的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一直是保密内容,从未对外公布。他们如何进行监督、专家委员会的成员都由谁组成,对外界来说一直是个谜。

蔡荣生曾任人大本科“招委会”副主任

一些观察者认为,高校行政化是导致自主招生腐败的主要原因之一。根据人民大学历年的自主招生简章,人大的自主招生选拔由本科招生委员会领导,在选拔过程中,学校纪委、监察处全程参与。在人大的新闻网上,北青报记者查到2012年10月的一则新闻,当时本科招生委员会主任为该校一位副校长,副主任为原招就处处长蔡荣生,另一位副主任则是校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处处长。这个招生委员会的主要领导皆为行政人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在这种行政力量主导自主招生的情况下,从最初的材料审核、初试、复试再到最后的公示,所有的自主招生环节,只要有行政人员的参与,权力的寻租就是难免的。“他们不在乎录取的学生是好是坏,反正也不是他们教。”储朝晖认为,目前的行政主导的大学管理体制让行政权力过度参与到了自主招生的过程中,未来的发展模式应该是专业人员或组织担当招生团队的主体,特别是实际任课的老师,让招生主体的责任、权力和既得利益统一起来。

人民大学2013自主选拔流程表

初选

校方将组织专家组,对考生的申请材料进行初审,选拔相对优秀的部分考生参加初试。

初试

通过初选的考生参加“AAA测试”。校方根据考生的“AAA测试”成绩,结合考生报名材料,确定复试名单。

复试

校方将根据考生初试成绩、参考报名材料确定复试名单。复试包含综合知识笔试和综合能力面试。

确定资格

校方根据考生初试、复试的加权成绩,同时参考考生报名材料,确定自主选拔录取资格生名单。

中学公示

中学须在校内公示中国人民大学确定的自主选拔录取资格生名单。

调查二

蔡荣生先后任至少七家公司独董

根据上市公司的公开资料显示,蔡荣生生于1965年,籍贯为吉林长春。除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外,其还是贸易经济系的教授、硕导、博导,并曾担任或正在担任至少七家公司的独立董事,被坊间评价为“政商学”通吃。

曾获“全国就业先进工作者”称号

公开的资料显示,蔡荣生198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系,后回到长春一汽集团任助理工程师。1989年,蔡荣生又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贸易系,毕业后到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工作,直到2003年。同时,他在1999年再入人大商学院,攻读在职博士,师从人大原校长纪宝成,并于2002年毕业。2003年,蔡荣生回到人大,担任招生就业处处长。2012年,蔡荣生获得“全国就业先进工作者”称号,到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

先后担任至少七家公司独立董事

多次亲自出席北京一公司董事会

除了行政和教研方面的成绩,蔡荣生还曾担任或正在担任至少七家公司的独立董事。这七家公司包括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华合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融汇信期货有限公司。

国内独立董事的年薪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独立董事不持有股份,但需具备一定的专业素质和能力,能对公司的董事和经理以及有关问题独立地做出判断和发表有价值的意见。

公开的上市公司信息显示,蔡荣生最早担任上市公司独董从2006年开始。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其中北京本地注册的企业“北京东华合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在2009年变更名称为“东华软件”,是深交所上市公司。据其2008年披露的数据显示,当年支付给蔡荣生的薪酬是3.33万。

蔡荣生的独董述职报告自述,2006年应出席董事会9次,亲自出席8次,因出差未能亲自出席二届二十三次董事会。2007年,其亲自出席了公司召开的200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因出差,未能参加200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2008年度,蔡荣生参加了11次董事会,没有缺席情况,两次股东大会没有参加。2009年度,东华软件11次董事会蔡荣生全部出席。

2009年,蔡荣生开始担任高鸿股份和龙江交通的独立董事,从两家上市公司领取的年薪分别为6万元和8.57万元。

从高鸿股份的公告来看,蔡荣生2009年度应出席董事会次数8次,亲自出席7次。2010年蔡荣生应出席董事会次数7次,亲自出席7次。2011年,蔡荣生参加了全部10次董事会,2012年同样参加了全部13次董事会。从龙江交通独立董事的述职报告来看,2011年,蔡荣生出席董事会9次,缺席两次。

记者昨天致电上述两家公司,高鸿股份证券办人员称,到目前为止公司尚未得到有关蔡荣生被调查的正式消息,也没有联系上他本人,因此对于董事会否因此缺编、会否更换独董等,暂时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龙江交通工作人员则表示不方便评论,之后匆匆挂断电话。

拥有行政职务领导受上市公司青睐

蔡荣生为何能成为众多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昨天其在任的两家上市公司均未给出答案。不过据了解,独立董事(外部董事、独立非执行董事)指的是独立于公司股东且不在公司内部任职,并与公司或公司经营管理者没有重要的业务联系或专业联系,并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的董事。A股上市公司引进独立董事以来,高校学者一直是独董候选人最大来源。据不完全统计,两市近四成独立董事为高校教授和专家,其中,大量高校教师尤其是拥有行政职务的领导更受青睐。上市公司缘何对高校学者情有独钟?有业内人士分析,高校的教师独立性更强一些,而且经常从事理论研究,理性和逻辑性更强,看问题更加宏观,也更具有战略性。此外除了专业素质,独董的声望和社会关系等因素也是上市公司考虑的问题,若能将一些知名学者或“特别”人士引入麾下,对于公司来说还是一笔无形的资产。

学生印象

有一种能“镇”住人的气场

据一名曾听过蔡荣生做报告的学生回忆,蔡荣生留着平头,给她的印象是“看起来很干练,讲话也有条理,有一种能镇住人的气场”。

据一名人大学生介绍,蔡荣生每年都会为本科毕业生做职业规划指导。他曾提出,人大学生应树立正确的择业观,不要盲目往大城市扎堆,“好儿女志在四方”。

在一些接触过蔡荣生的学生眼里,除了招生就业工作以外,其科研方面也屡有成果。通过在知网上的搜索,北青报记者发现,能查询到的蔡荣生发表的论文有23篇,大部分都是以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的身份发表,内容从信息安全、劳动力到文化产业以及高校专业建设,涉及多个方面,23篇论文中只有两篇蔡荣生并非第一作者。

对话

制约教育腐败不能指望行政领导自觉“把关”

对话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北青报:为什么自主招生总是与“黑幕”、“腐败”联系在一起?

熊丙奇:现在的自主招生,只是有限地扩大学校的招生自主权,给学生一定的录取分数优惠,却没有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学生获得自主招生资格之后,必须填报志愿,把该学校填报在第一志愿位置或者A志愿位置(针对平行志愿),高考成绩达到录取优惠条件后方被录取,这种自主招生,与高考加分没有多大不同,学校处于强势地位,一方面把自主招生变为抢生源的手段,另一方面则制造权力寻租空间,高考加分有腐败,“自主招生”也就难幸免。

北青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招考分离”,有些专家解读为扩大高校的自主招生权力,这样会不会加深自主招生的腐败?

熊丙奇:目前的高校自主招生,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而且高校也没有针对自主招生建立新的学校管理体系,由此滋生招生腐败。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是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一名学生可以拿到若干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按照这种自主招生机制,受教育者拥有充分的教育、学校选择权,进而也就拥有对学校的监督和评价权,这要求学校必须公开、透明地招生,对自身的教育声誉负责。遏制高校的教育腐败,不是不要推进改革,而是以动真格的改革来铲除贪腐的土壤。

北青报:怎样才算是“动真格”的改革?

熊丙奇:要制约高校的教育腐败和学术腐败,不能指望行政领导自觉“把关”,而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有效制约学校行政的权力。这就必须推进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和学校内部治理改革。在高等教育管理改革方面,核心是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大学校长应该从行政任命变为公开遴选且取消行政级别,这样遴选的校长才会对学校办学负责,而不是对上级部门负责。具体到招生中,就应该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订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具体实施。学校领导不能对招生指手画脚,更不能干涉招生结果,否则校长将面临教授委员会的不信任,直至被罢免。

友荐云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