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考古发现

2013年东北考古学界精彩纷呈

2014-04-22 02:04:20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已阅读385次 作者:
摘要:2013年东北考古学界精彩纷呈 2014-01-22 10:38:08 作者: 郝欣 曾江 李霞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已阅读385次 1月上旬东北三省2013年度考古业务汇报会在沈阳举行,东北三省以及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4个团体领队单位以

      1月上旬东北三省2013年度考古业务汇报会在沈阳举行,东北三省以及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4个团体领队单位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等在东北地区开展田野考古的科研单位汇报了2013年度主要考古发掘成果。2013年,中国考古学界亮点频出,多项考古发现抓人眼球。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考古科研单位也在国家文物局大力支持下,在地方文物主管部门的直接领导下,完成了百余项大、中型基本建设过程中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同时,为解决相关学术问题,三省又开展了多项考古调查和主动发掘项目,取得了丰硕业务成果。

 

  据介绍,2013年度,东北三省共进行了23项考古及文物保护工作。其中,主动发掘12项,配合基本建设考古项目6项,考古调查3项,水下考古1项,文物保护1项。发掘对象涵盖城址、墓葬、窑址等,年代从旧石器一直延续到明代。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的齐齐哈尔洪河遗址和泰来县的东明嘎遗址,发现了一定数量较多的房址、灰坑、墓葬、野外灶址,发现了陶器、骨角器、石器、蚌器等百余件,为进一步研究昂昂溪文化的内涵、年代与分期、生业方式、生态环境和埋葬制度等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资料。金上京遗址发掘,通过对北城和南城共用的腰墙以及北城西墙、南城北墙的局部发掘,首次从考古层位学上确认了该城址的营建使用情况。根据城墙的地层堆积和包含遗物特征,确认城址的始建年代为金代;后期至少有过一次以上的修筑情况。揭示的三段城墙两侧均有以砖包砌城墙的二次构筑现象,这和文献中记述金朝曾有相关的修筑城址的情况相吻合,二者得以相互印证。

 

  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通过对白城市城四家子城址考古勘探,初步了解了该城址地层堆积情况,确认了护城壕的风格以及城外墓葬区墓葬的形制和分布情况,通过考古发掘明确了城门和城墙的形制、规格、营建过程及大致年代,对城内中轴线上最北部的高台建筑的形制、功能及始建年代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在辉发城的考古发掘中,通过对三道城墙的局部解剖,可以认定辉发城址的始建年代为明代,并于明代晚期废弃,辉发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及城址的结构均与文献记载辉发部落王城相吻合,加之历年来出土的一系列珍贵文物,以现有的材料来看,基本可以认定辉发城即为海西女真辉发部落的王城,亦即扈尔奇山城。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的王山头积石冢,共发掘积石冢7座,计61座墓 ,发掘总面积约1600平方米,积石冢是围绕中心台修建,一般由几座有相对早晚关系的平台组成。同一座积石冢里埋葬方式不同,土葬、火葬并存,细分又包含一、二次葬单人、双人、多人葬等。随葬器物以陶器为主,还有石器、玉器、贝器、骨器、牙器等,王山头积石冢发掘对于探讨辽东地区积石冢的来源及演变有重要的意义。冮官屯窑址发掘面积300余平方米,在发掘区周边进行了大面积考古勘探,共发掘瓷窑址10座、灰坑6个、房址残迹1座,出土大量窑具、日常生活用具、生产工具、玩具、建筑构件等遗物,填补了中国陶瓷史关于冮官屯窑口的记载空白,丰富了辽金陶瓷史的文化内涵。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沈阳农业大学后山旧石器遗址的发掘系首次在沈阳地区进行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工作,发掘出的多层位旧石器文化层以及具有人工建筑特点的遗迹在沈阳地区乃至东北地区的露天遗址中尚属首次发现,并将沈阳地区人类活动历史提前至距今11万年左右。

 

  将东北三省考古发掘项目集中汇报的形式获得与会专家的好评。与会专家认为,这种形式改变了过去“关起门来搞研究”的现象,有利于拓展研究视野;汇报演示手段新颖,都采用了质量较高幻灯片,清晰了展示了各类重要遗迹;汇报内容翔实准确,汇报人对发掘对象的年代和性质判断基本准确。同时,专家还就如何缩短东北考古与早讯地区各省、市考古水平差距、考古发掘领队责任、东北三省考古团队建设、东北文化区深入研究、重考古发掘轻资料整理、如何处理 “过度发掘”与“全面揭露”等问题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在业务汇报会的同时,与会的东北三省青年考古工作者就科技手段如何在田野考古中更好地应用,文物保护技术如何在所藏文物保护和田野考古现场中更好地应用,考古学研究与课题研究相结合新途径的思考,如何加快考古发掘报告的编写进度,青年考古学者如何解决考古及科研工作中面临的主要问题等开展了广泛的交流。与会青年考古学者认为,此次汇报会为东北三省考古工作者搭建了互相交流和学习的平台,通过汇报与交流,达到了取长补短、互相学习的目的,也必将促进东三省田野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发展。


责任编辑:八宝钿

友荐云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